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» 部门动态

我在家乡看变化之新辽内蒙古


作者:   发布时间:2017-11-01

  编者按 今年国庆前,凤岗通讯社校报学生记者团布置了一个假期作业“我在家乡看变化”,来自大江南北的学生记者们回到家乡后,用心观察,从身边的吃、住、行以及生活环境等等多方面,观看家乡变化,感悟国家进步,思考使命担当。从这些普通大学生的视觉,我们也看到了党的十八大以来全国各地、城市乡村所发生的可喜巨变,也对党的十九大所描绘的新时代充满期待和信心。

内蒙古赤峰:从军马场到小吃

  我成长在内蒙古,与人们对蒙古印象不同的是,我生活的赤峰市,并没有一望无垠的草原,更不见蒙古包和骏马。我生活的区域遍布的大多是汉族人,但是可能多多少少受地域影响,家乡的人都很热情好客,人们相处都非常友好。

  我在家乡成长十几年,在对家乡越来越多的了解中也看到了变化,看着家乡一步一步迈向了更高的起点,我由衷地感到高兴。

  我的家乡赤峰市地域辽阔,面积有九万多平方公里,辽阔的地域赋予人们勤劳勇敢的品质,更给了人们发挥想象活跃思维的空间。在家乡人们多年共同努力下,赤峰市现在拥有中国最大的军马场,位于克旗地质公园,曾经《还珠格格》《康熙王朝》《三国演义》等电视剧在此处采景。同时赤峰还建立了亚洲最大的滑雪场、国家4A级景区――美林谷滑雪场,每逢冬季,人们在滑雪场滑行自如,沉浸在白色的浪漫世界中。

  而我居住的宁城县是辽中京文化遗址,较为有名的是大明塔遗址。每年在大明塔都会举行庙会,人们烧香,祭祀,举行庆祝的活动。一缕缕细烟缓缓升起,承载着人们心中最美好的愿望和心中对传统文化最虔诚的信仰。

  人常说,教育是一个地区发展的基石,在我成长的十几年间,学校也在发生着变化。就拿我的母校宁城高级中学来说,在我儿时的印象里,提起宁高就能想到偌大的篮球馆场地,一幢幢起着古色古香名字的教学楼。

  2012年,宁高搬入新校区,各项设施都有更新,在宁高生活了三年让我对这所学校充满热爱,和蔼又不失严厉的老师,热情活泼的同学,严正的校风,严格的规章制度……让我在高中体会到辛苦的同时也深深感受到身为宁高人的幸福。

  除此之外,家乡也在全面建设,原本落后的铁西区也在一步步发展,有了更多的休闲场地,购物广场。人们的生活愈加丰富多彩。同时政府充分发挥家乡地域优势,利用丰富的化石建立了国家地质公园博物馆,让我们更加了解悠久的历史文化。

  家乡的酒很有名,宁城老窖在1987年被前国家副主席乌兰夫称赞为塞外茅台并在1988年获北京国际食品博览会金奖,近年来更是经过革新推出了十年陈,十二年陈,十五年陈等新酒。除此之外,对夹作为赤峰的小吃,几乎是我童年对美食所有的记忆,酥酥的外皮,里面夹住香而不腻的熏肉,对我这样的吃货来说真是无比幸福的味觉体验。

  时代在进步,家乡也在发展,家乡像母亲一样哺育我们长大,初次到外地求学的我,仿佛也感受到了隐约的思乡之愁。

  我希望家乡发展得越来越棒,我希望我能不断进步,为家乡的发展贡献出我的一份力量。(刘彦宁)

辽宁沈阳:方方面面有变化

  我的家乡,她在山海关外,鸭绿江边;她是重工业基地,也是全国三分之二大米的产地。 她叫辽宁。

  一提到辽宁,大家首先想到的是航空航天技术产业。的确,建国之初,东北重工业基地制造的飞机火箭让共和国的军事力量震慑邻国,保障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。在我上初中的时候,就知道国家要振兴老工业基地。辽宁舰、嫦娥系列的重要部件无一不产自我的家乡——沈阳。
我母亲是沈阳航空航天新光集团公司附属医院的职工,最直接能看出变化的一点是她的工资增加不少。现在厂里不仅能制造重要零件,还能制造制造重要零件的机器,掌握核心科技,有能媲美世界顶尖水平的水平。

  我们的李克强总理也来自辽宁。

  对我而言,沈阳的变化应该是——

  我记得很清楚,刚上高一的时候雾霾特别严重,有一次就跟在烟雾弹里似的。后来雾霾天气真的少了,污染指数很少超标,在高中最后一个寒假里我都不记得有雾霾天。

  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沈阳的地铁一号线开通了,缩短的旅途中的小小喜悦至今还记得。现在三号线四号线蓄势待发,五号六号已经订好站点……

  中街?不知道吗?中街大果、中街冰点知道吗?在我小时候,中街就是沈阳最繁华的地段,现在依然是。但是从前可以说只有中街一个商圈,现在太原街、三好街、五爱街都是购物的好去处。沈阳本土大型百货超市,兴隆大家庭如今遍及辽宁省。

  沈阳周边的县、乡,新民、法库现在都升级为市成为沈阳的左膀右臂。沈阳的教育那变化可大了。课外活动增多了,教学方法、仪器先进不少。

  故乡的环境、交通、经济、政治、人文素质都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。祝愿故乡辽宁不负共和国长子的名号不断走向新的胜利!(全路祎)

新疆哈密:目之所及的变化

  我的家乡在新疆哈密,是新疆的东大门,也是甜蜜的瓜果之乡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近年来的哈密也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  哈密是进入新疆的第一站。在我还不知道火车是什么的时候,就知道每次路过都看一眼它上方的大大的表,长大后也知道了几乎每个人在路过时都会看它的时间。它“头顶”的表也成了一代人的回忆。

  曾经的新疆第一站现在不只是地域上的称呼,它真正成为了新疆最大的火车站和高铁站。经过了几年的重建,也经历过火灾,它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。它不只有大的规模,还有好看的夜景。


老、​新火车站

  哈密瓜因长在哈密而得名,哈密因哈密瓜而出名。瓜乡少女这些年一直站在哈密的市中心绽放她的笑容,也成了哈密面向外界的标志物。随着城市的发展,瓜乡少女落脚的转盘不能满足城市车辆的需要,所以政府给她搬了家。


瓜乡少女

  哈密二中是我的母校,它承载过无数学子的梦想,陪伴我走过人生最重要的三年。它同样是另哈密人骄傲的二中,培养出许多的高考状元和优秀的学生。就是这样的它也拥有美丽的景色。


老校区校门


新校区校门

  2015年6月,二中搬到了新校区。与富有年代感的老校区不同,新校区则处处透露出新鲜感。巨大的校区与大气的建筑显得是那么的和谐。(田秋月)